您好!坤和文化!
免费注册 手机版
当前位置:

首页>每日分享>正能量>灭中医者,“中医”也

正能量

灭中医者,“中医”也
日期:2016-11-15 浏览量:1872

灭中医者,“中医”也
编辑/武当山道医传承基地




【编者按:本文是民间中医李源先生推荐的。这篇文章太好了,事实上不仅中医被体制化教育消灭了,中国文化也是这样被连根拔起的。西化教育害人、误国,体制内学人不愿说、不敢说,怕这个历史大骗局被揭穿。但谎言重复一亿次仍是谎言,中医教育这类“皇帝的新装”迟早要被识破的!李源先生评价说:“这篇文章道出了中医的真实现状,但是大多数的当今所谓的‘主流中医们’自以为学习了中医的正统。占着那个位置沾沾自喜,自以为是。”】


1中医三品说


西方医学是一个独立的体系。中国人往往以为中医的敌人是西医,表面上是这样,其实不然。因为医学是讲究实证的。如果中医的疗效真的很好,在疗效的比较下,病人就不会去找西医,西医也就不得不承认中医的价值。因此,作为两种医学,彼此其实不是敌人,而是人类共同向疾病作战的同一条战壕的战友,只是大家的打法不一样。双方的作战优点,是可以相互借鉴的;同样,双方的失误和教训,也是可以相互吸收改进的。中医真正的敌人,是中医自己!能够破坏中医根基的,也是中医自己。


我把中医分为三品:了解中医的这些“品质”区别,大家才能有的放矢。不会盲目崇拜中医,也不会见某些中医误人骗人,就大骂中医。


上品:道医。


这就是《黄帝内经》中展示的真正医生的境界,以修道、体道、悟道为目标,以济世度人为手段,道、武、医均博通融汇,不拘一格。他们知识广博,人格出众,不仅懂医,也懂得做人做事,甚至可以带兵打仗。他们多数并不以医为职业,身怀医技,只不过是修道的副产品,偶尔出手救救人,以应“不时之需”。所谓的“医国,医心,医人”,本领俱全者,就是这种人。他们似乎什么事情都可以随手施为,能以各种职业出现在社会上,需要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中国古代历史记录上就有很多这样的人,更多的人根本就没有留下姓名,我们都不知道。离今天最近的一个,大约就是明朝传说创(其实是传)太极拳的张三丰。不过,明朝以后,好像“道医”也绝版了。因为明朝末年道运终结,道门正宗消亡,中国连真正的“道人”都没有了,哪里找“道医”去?


中品:术医。


这种医生,古代叫做“衣食医”(与“济世医”、“道医”相对比)。他们缺乏修道的体验,对真正的大道也不感兴趣,缺乏修道的愿望,他们只不过是简单学习一些“祖传秘方”和中医传统治疗方式,学习一些医疗技术,背诵一些汤头歌诀一类的“医术”,对于五行阴阳等等也是半通不通的。但是,他们利用积累的经验,也是能够有效治病的。汉朝以前,中国基本上都是“道医”,汉朝以后专业分工很强,一些人不学道,光学医术谋生,才出现“衣食医”,“道”与 “医”开始分离。


道为一,术为万。术医其实有很多品种,各种层次的都有,各种技术的都有,不好一概而论。就像是“武之道”很简单,但是体现出来的“武之术”就五花八门,千变万化了,术医也一样,比如各种民间偏方等等。因此术医们玩的花样也很多,实际上也能够有效治疗一些病。“神医”就是典型的“术医”,特别强调“祖传”“秘传”等等,故意弄得很玄乎的样子,高高在上的让人掏钱。他们很多是以“医”为职业的商人,玩各种不同的精彩花样,无非就是想多赚钱。不过,既然是谋生,也能有效地治疗一些病人,会根据自己的专长,形成一些“特效治疗方式”,因此也无可厚非。


不过,真正的术医,目前在中国也不多了。国外有很多,比如在美国开业的中医。因为要在这种靠治疗的实力说话的国家生存,不懂一点真正的医术是混不下去的。而且美国的医疗制度也为这些非正统的治疗法提供了较为广阔的舞台。


下品:庸医。


这种医生的特征,就是“大病治不了,小病治不好,就看运气好不好”,顶个医生的牌子混混日子,靠东拉西扯一些偏方怪方哄弄病人,靠碰运气治好病。由于不通医道,缺乏真正的医疗本领,他们的日子过得可怜巴巴的,与有一定特长的“术医”们衣食丰足可比不了。但是他们最怕别人发现自己的无能,对于自己不会治的病,就搞些无法实现的目标来逃脱自己无能的责任。比如鲁迅童年遇到的那种中医,要他去抓“一对原配的蟋蟀来做药引”的医生就是庸医。这种医生很多,缺乏医德,最容易搞怪的。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的医疗本事,缺乏成就感,因此会把时间精力用在各种花拳绣腿标新立异上面,活得很辛苦。


下下品:废柴医。


本来我以为中医只有三品,这也是传统的分法。不过据说中国的中医比较特别,在传统三品的基础上,还有一品,比庸医的档次更低,这就是 “废柴医”。基本上,这些废柴医充斥了各级的中医院和中医学院,是中国大众接触中有可能遇到最多的中医医师。这些人正在系统地摧毁中医,让中医的名声扫地;他们对中医的破坏比整个西医系统要强得多,他们会让真正的中医彻底地绝灭,让百姓们对中医彻底地丧失信心。最可悲的是:这些庸医都持有国家的执照,代表中国“最正宗的中医”。中国现在的所谓“中医”,基本上就是中医的掘墓人,他们根本就不懂中医,也不懂西医。他们就是这个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怪物。


2中医大学培养出来的废材怪语录


有人说中国的教育界怪现象:就是如果你想做文学家,就千万不要上中文系,否则就一辈子写不出好文章来了;如果想做教育家,就千万不要去读教育学院;想学哲学,也千万不要上哲学系;想做历史学家,也不能上历史系。这就是中国大学的“专业贡献价值”。


那么,其他讲究“应用和实战”的技术性学院,会不会好一些呢?很怪异:连应用专业,中国的大学也可以把它搞得很不像样子。比如,如果你居然想进武术院校深造一下“传统功夫”,专业学习如太极这样的“国粹”的话,你就找错了地方。


我原来一直以为中国体育学院的武术系“藏龙卧虎”,一定有不少各派的顶尖高手。后来认识了武汉体育学院的几个武术教练,才知道一些内幕。有一位教练是有真本事的,从他那儿我学到了一些很有价值的东西;但他的本事却不是上学的时候老师教的,而是私下里到处拜师学的。我去教学馆里看学生们训练,看到几个学生在练习太极拳。我对教练说:他们明明练错了,违背拳理,为什么不纠正过来呢?教练叹口气:他知道是错的,但是也只能按照这种“国家标准套路”来教学,否则他们参加比赛的时候就会被扣分。


他们的实战水平如何呢?我认识体院的两个“太极拳冠军”,坦率说,我一只手就能够用太极功夫把这种“冠军”轻易击倒。这些人根本不懂太极,可能也没有见过真正的太极;然而,他们却“代表了中国的太极拳水平”。更可笑的是一位“武术研究生导师”,他根本就不会武术,也不练武术,他不会内家,也不懂外家,不会西方拳击,也不会格斗,但是他会写“武术文章”,会“研究”武术历史,加上有资历,因此就是体院的“武术专业研究生导师”了。他的一位弟子是我的朋友,武术之乡出身的,传统武术专业毕业,自己也练拳,可是如果真打的话,也是挡不住我一只手的。


这种古怪的“专业院校人才培养模式”,恐怕也是“中国特色”吧?不过,这些武术冠军们虽然不能实战,但是表演还是很漂亮的。中国传统武术总算还是有点 “观赏性价值”,毕竟现在是热兵器时代,传统的实战武功没什么用处了,因此用于舞台表演也很正常。这也是武术研究生导师的“妙论”,以及不用学武术真功夫的理由。


但是,医学这种必须讲究“疗效”的专业教育也同武术一样,变成了表演用的“摆设”和笑话。建国60年来,我们培养了大批的国家承认资历的“正宗中医医师”。他们并没有把中医发扬光大,这些只会讲课不会治病的“教授”,以及坐在中医院里只会混日子的“中医师”,成为了“大陆中医的主流”——他们正是中医的掘墓人。


这里就介绍几个中医怪胎的案例:


1、北京中医药大学某位宣称“我负中医,中医负我”的王教授。他的经历是:十九岁进中医学院,学了一辈子“中医理论”,用“中医理论”当了一辈子中医师,在中医学院教了30多年的“中医理论”,可以说是“中医泰斗”了。


可是,他这个中医是不会治病的。他不仅不会用正统中医的方法手段治病,实际上他连基本的中医思维和中医基本概念都不具备,也不会用西医的方式治病,因此他自认“我负中医”。退休后,他突然醒悟到:这一辈子不是白混了吗?当年壮志凌云,想做现代的孙思邈、华佗、扁鹊,刻苦钻研医术一生,却连“医”的门都没有摸到,把一生的精力用在一个“连伪科学都算不上”的中医上面,太划不来了,因此觉得“中医也负了他”。因此专门开博写文章,总结自己学中医的失败一生,希望后来人吸取经验教训。从他那里,倒是能够了解不少中医界内部惨淡经营的冷笑话。


他的水平如何呢?我们来看看他的怪论“经络不存在,针灸有点用”,这是他一篇文章的题目。既然承认针灸有用,却依然否认经络的存在,这种逻辑很可笑。你随便在屁股上扎针为何就没用呢?我让对针灸很有兴趣的刘老师看他这篇精彩文章,她说实在看不懂他到底要表达什么,语言思维都很乱,居然还是国内最有名的中医大学教中医理论的教授呢。


我倒是耐心好好看了一遍,大致上是说:经络存在的依据,只有“循经感传”的现象,这并不能说明经络的实际存在,因为在人体解剖中无法发现任何经络存在的人体管道实体和组织成分,因此显然“经络不存在”。他坚持认为:“只有证明经络、穴位组织结构的特异性才能证明其客观实质存在。也只有证明了经络、穴位的客观实质存在,才能证明由穴位所联系起来的整个经络系统的客观实质存在和运行次序。可以说,经络作为实体从来没有被发现过。”大家看看,这就是我国最知名的中医大学中医理论课程教授的“高论”。他当年的老师是如何教育出这种高材生的?他30年来教的学生,有可能会懂得真正的中医吗?


我很想对这个教授说:依据同样的逻辑,虽然能够感觉到你的各种生命现象,但是在解剖中却找不到你称为“生命”的那个东西存在的任何有机体和细胞组织的实体依据。因此结论就是:你的生命根本不存在!


那么,既然该教授认为经络不存在,如何理解“针灸有效果”这个事实呢?他说“用现代医学解释,针灸作为一种物理刺激,刺激神经末梢,以调节神经传导系统和神经体液系统,从而达到治疗效果。针灸很可能对治疗某些疾病,特别是对镇痛,有一定的效果”。把建立在人体气血疏通、五行五脏相生相克、以及经络互感理论和实践基础上的传统针灸,说成是一种简单的“物理刺激”,还说是“现代医学”的结论,实在是弱智到令人眼界大开。这证明他根本不懂针灸的基本治疗原理,天知道这么多年他到底学了些什么东西。我很怀疑他到底认真读过《黄帝内经》没有,看过明朝杨继洲的《针灸大成》没有,看过《针灸甲乙经》没有,居然说出这种外行的话来。当然,他肯定也没有练过内家拳,无法理解“气血”的实际存在和价值。


这篇文章中,他还拿出一个例证就是:他的邻居,一个退休的老中医中风了,用针灸治疗了一年,还是治不好,因此“证明”针灸用处不大。该老中医现在的医疗手段是:“隔天按时到社区医疗中心报到,西药片不停,点滴针不误”。


我听说国内的中医师们得了病,基本上都是习惯找西医治疗,他们给病人看病也常常开西药。他们基本上认为:中医只适合养养生,要真治病,还得看西医。看来这位王教授倒是证明了的确如此。这样的中医,就是典型的庸医:连自己都治不好,各位相信他们还能帮别人看病吗?他们真懂得中医吗?如果真正懂得中医的话,这人就不会得中风了。老子说:“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他们连中医的基本概念都不懂,连自己的身体都不会照顾,怎么可能“拯救中医”呢?但是他们又顶了一个“正宗中医”的帽子,一辈子用自己的愚昧无知来证明中医的无用,把自己的无知一代代地传给学生。现在年老退休了,想到自己自误误人的一生,懊悔莫名,就到处写文章,想把自己被中医误了一辈子的事情告诉别人,让后人不要再相信中医。


我在想,如果体院的那个太极拳冠军,年老之后“以自己的一生亲身体验”写书告诉全国人民:太极拳根本没有用,根本就不能技击,只要学习一个月的拳击就可以打败他这种太极冠军,因此大家都去学习拳击好了,古书上说太极拳很厉害都是骗人的;甚至太极拳的健身功能都是假的,比如他自己身体就不好,留下了各种运动损伤,还不如不练的人,最后还中风了;因此证明练太极实在是“误人误己”,他今天把这些真实体验告诉大家;让大家去练跆拳道好了。


这当然是太极冠军的“亲身体验”甚至血泪经历,很真实,您能不信吗?如果我也写一本书,告诉你“太极拳技击很厉害”,“健身价值很高”,你会相信谁呢?我相信,太极冠军“科班出身”的正宗身份,以及“金牌”的价值,会证明我说太极拳很厉害的说法就是个大骗子吧?


2、另外一个叫做张功耀的湖南某大学教授,这几年一鸣惊人。因为他以三十年学习中医的亲身体验,以及妻子是中医的家庭信誉,自以为了解中医的弊端——一无是处,毫无价值,“连伪科学都算不上”。因此到处宣传要“彻底取消中医”,还在社会上公开征集签名给卫生部“请愿”,一再强调:“古代中医不过是有意或无意的骗子,而现代中医则是地地道道的,有意的骗子。”这种铁口直断,出自对中医有几十年“直接了解”的专家教授之口,比方舟子之类的攻击中医要有说服力得多,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呢?


如果大家去搜索一下网络,就会发现:批判中医的,基本上都是真正“懂医学知识,甚至是学过中医”的正宗医学院,或者中医学院背景的人。而且他们敢顶国人的骂名出来揭中医的丑,还是需要一些勇气和良心的,还是要拿出一些事实和依据的;而狂热地“挺中医”的人,基本上都缺乏正规的医学教育背景。这个事实,说明了什么呢?


实际上,我对王教授和张功耀等一干以中医专业人士身份站出来反对中医的人很佩服,我相信他们的真诚,不是为了作秀和出名。他们不怕讨人骂而出来骂中医,是因为他们依据自己看到的现实内幕过于丑陋,基于内在良心说出这些真相。当然他们也很痛苦,因为他们在打自己的嘴巴,在否定自己的人生道路。他们很善良,希望后来的人不要再像他们一样,走上这条失败的中医之路。他们只不过很勇敢地说出了他们了解的内幕和知道的事实,他们比反对他们的人更懂得中国的中医到底是什么样子。他们说出了残酷的真相——他们一辈子认真学习的中医技能真的没用,他们知道周围的中医都是一批治不了病的骗子。因此,他们是很有勇气面对真相的人,我很尊重他们。


当然,我也替他们遗憾:显然,他们一辈子也没有见过真正的中医,只要见过一次,他们恐怕就不会这样想,这样说了。就像是“太极科班冠军”们,只要与真正的太极高手交过一次手,他们就永远不会说太极骗人。只是因为他们的人生路上看到的都是骗子,才能够让他们彻底不相信太极。


如果这些在“中医行当”里混了几十年的人都没有见过真正的中医,我相信中国的老百姓也基本上不会有机会见到真中医了,可见在中国真中医稀少和缺乏的程度多严重。事实上,我知道真正的中医的确很稀少。就像是太极拳一样,真正的太极拳很少人能够见到。我的老师曾经说我知道的太极门秘密,全国只有三个人知道。因此可知大多数打着“太极正宗”的拳师都是骗人的,是利用大家的无知和热情来骗取钱财的。但这不能说太极就是骗人的,中医也一样。


中国的正统文化,恐怕就是要毁在这些“正宗科班出身”的怪胎上了。


3中国的中医学院培养不出来中医


大家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中国这么多的中医大学,怎么就连一个像样一点的中医都培养不出来?


答案非常简单,但是也很惊人:因为中国60年来各级中医药大学采用的各种中医教材,全部是西医编写出来的。因此,表面上用的是中医的词汇和术语,但是内在的思维方式,以及对这些术语理解的方式和解释概念,都是西医系统的。因此,入门就错了,怎么可以学会真正的中医呢?


我相信让鸡子来教鸭子游泳,最终鸭子不但没有学会游泳,反而连走路都不会了,变成了非鸡非鸭。中国的中医学院就是专门培养这种四不像的人才的。他们不懂真正的中医,只会说一些中医的语言,但是却不理解其内在的含义。他们也不懂西医,不会用西医治病。因此最终就成了“大病治不了,小病治不好”的中医人才,被培养成了比庸医还差的“废柴”。中国的各级中医院里,就挤满了大批连个小感冒都治不好的“中医师”。


我作为没学过医也没有行过医的外人,是没有资格来对中医下结论的,我这些评价都来自于中医的内部。这里就引用几个中医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公开发表的言论吧:


焦树德,邓铁涛老中医说:中国几十年没有培养出真正的中医(现代教育报2001.8.10)。


裘沛然老中医说:“国内中医院校培养不出来合格的中医,培养出来的简直就是废品,连庸医的水平都达不到;庸医也懂一些中医的汤药方剂的。可现在培养出来的学生,对中医的理法方药根本不懂,这是中医教育很大的失败,中医教育已走入歧途。”


都说中国的教育体系已经沦落成了全世界的笑话。如果我们学不会外国先进科学的教育理念,尚可以理解。但是作为中医这种“中国的国粹”,一个老头不用学习教育学心理学,都可以带出医术不错徒弟的。这种极为简单的中医教育,我们国家花大钱建立了的各级现代化的中医大学,居然连一个像样的中医师都培养不出来,60年来把大批的年轻人送进去,却走出来一批连庸医都不如的“废柴”。把个中医教育玩得如此弱智和可笑,这个教育系统的确“太有本事”了!


1956年,中医要建立中医学院,“系统教育培养”中医人才了。“科学派”认为:传统中医的“父传子,师带徒”的传承方式是“原始和落后的,不科学的”,因此要求按照苏联的大学课程设置方式,“科学地培养中医”。这个任务显然只能让西医学习中医后,出来编写“科学的中医教材”。于是,1956年就出现了第一批九种“未经审定的草稿试用教材”。1959年,根据这些草稿,正式编写了中医院校称为“一版教材”的标准版中国中医教科书。目前中医系统认为最权威的版本,是1963年出版的“二版教材”。文革期间“简化内容”后出版了三版教材,后来1978年的四版教材,以及1982年的五版教材等,都是在这个版本上“重新补充修订”而成的。


当年的编者之一张大钊写的回忆录,说明当时的编写情况:“1962年我在西医学习中医班毕业,就参加了当时卫生部主管中医工作的副部长主持的全国中医学院第二版教材修订会议;最后指派黄星信,曹鸣高,金寿山和我四个人一起在上海编审整套教材,1964年全套18本全部出版,成为内地和海外中医学院的主要教学课本。由于课本上印有我们几个编者的名字,因此我们几个系统学习过中医的高级西医的名字,在海外就有了很高的知名度”。(《我与中西医结合事业》,北京医科大学出版社1998年)。


我百度了一下这个人,得到如此信息:“张大钊,1956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医疗系内科,1962年又于湖北中医学院西医学习中医研究班毕业,并获卫生部颁发奖状。1998年退休。”天啦,这批所谓的“高级西医”,原来只是刚刚毕业的西医专业大学生,当年只有20多岁,根本就没有多少医疗经验,无论中西医的临床治疗体验都很缺乏。只是简单地上了一个“西医学习中医培训班”,就算是他们学得再好,也仅仅是懂一些书面知识,根本就没有去做中医临床治疗,没有中医实践的经验,就被卫生部主管部长指定去编写“全国中医学院通用教材”来“系统培养中医人才”?这种近乎小孩子办家家一样的做法,还敢大面积全国铺开大干,瞎干的“教育模式”,大约就只有中国敢做吧?(据我所知,当年“太极拳国家标准套路”,也是由国家体育总局指定一些所谓“政治上”积极的,拳术半通不通,但是很会写文章的人来 “制定”的)


而且更可笑的是:西医专业的学生不必学中医,但是中医专业的学生都一定要学西医。因此课程安排上,中医课程和西医课程按比例设置,大致上“基础课”40%的内容是西医的,专业课30%的内容是西医的。加上中国的大学大约有三分之一强的课程是要上各种政治课的,再加上很耗精力的英语课,这样学生四五年的中医学院读下来,到底有多少时间在 “学中医”呢?这样的中医大学毕业出来后,自然是个不中不西的废品,当然连“庸医”都赶不上了。(参考材料:某中医药大学本科生培养计划中,中医专业的课时仅占33.86%,西医课时则占39.38%,英语、计算机等公共课占26.76%。中医经典基本不认真学习,中医研究生则忙着搞“动物实验”等现代医学项目)


而当时“国家中医教育体系”内部的人,即使知道这些教材和教纲是瞎编的,这种教学方式不可能教育出真正的中医;但是,可能就像是我上面说的体院武术教练一样,明明知道“国家套路”编错了,也不会去质疑,只能“服从组织”。反正又不是自家的事,都是“给国家办事”,得过且过,于是大家就这样一起混日子,一直混到了今天,创造出中医学院60年来根本就没有培养出什么中医人才的伟大光荣正确的现代教育记录,只培养了大批的“中医掘墓人”,而且看样子还要继续下去,中医学院依然在“误人子弟到永远”。根据这些教材改遍的“新教材”依然在使用。


这就是可怕的“中国式现实”。更可怕的是:当年的中医院校,毕竟还有一批“传统出身”的中医,医德,医术都很好,足以跟西医比个高下。但是这批人当年在 “体制中”,无法施展自己的真正本事,更无法把自己的真正本领教给后人。现在这批传统中医老的老、死的死,现在中医学院里面剩下来的执教老师和教授全都是建国后“西医学中医”培养出来的“人才”,就像是上面提到的北京中医大学的王教授一样。即使想要恢复“传统教育”,可是连种子都找不到了。广西中医学院前几年就想办一个“传统班”,实行古人的“师带徒”制度,可是突然发现,想学老母鸡孵蛋,蛋是找到了,可是却找不到老母鸡。于是这个“传统班”计划,就不得不流产了。


看了这段“中国简明中医教育史”,各位对上面北京的王教授和湖南的张教授所受到的“中医教育”是什么,心中有数了吧?理解他们说的“中医都是骗子”的话了吗?的确是“满纸荒唐言,一把伤心泪”。他们还真的是没有骗人——现在的正宗中医,基本上都是骗子!


4老中医为何不编写“中医教材”


北京的王教授质疑邓铁涛老中医:如果邓批评西医编写的中医教材不好,邓老作为传统医学世家传承培养出来的老中医,为何不出面编写一本“真正的中医教材”呢?


大约也只有不懂中医的人,才会做这样的要求和质疑。因为,如果要模仿西医的教学体系和教学方法和原则来“编写中医教材”,真正的中医是编不出来的。这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太极高手,你一定要求他按照西方的“拳击训练大纲”作为标准,写出一部“太极训练教学大纲”,他根本就写不出来,写出来就不是太极了。比如,拳击可以要求每天直拳训练500次,勾拳,摆拳500次,动作标准如何,以及体能训练跑步两万米等等。太极如果编写一个“云手五百次,野马分鬃 5000次,动作要领如何,体能和负重训练如何”的东西,就不是太极,而是体操了(似乎体院的太极就是这样教学的)。


因此,只有西医才会去编写这样的教材。甚至正宗的,有责任,有良心的西医都不敢去编写这种教材,只有类似张大钊这种刚刚毕业的,不懂中医,也不懂西医的“初生牛犊”,才敢去编写“系统科学的中医大学教材”。


难道真想学中医就没有教材吗?当然有!而且不用去编写,现成的教材。这就是古人留下来的经典医书。作为中医基础入门,学中医就必须从《黄帝内经》、《针灸大成》、《伤寒论》、《金匮要略》等古籍开始。有基础后,就需要在临床实际医疗中,不断学习和参考历代医学名家的各种医学典籍和经方验方,如《景岳全书》等医家经典,积累经验。这些流传至今的医书,每一部都是当年最有水平的医者呕心沥血,总结一生从医经验后写出来流传后世的,比今天中医学院里面采用的这种由乳臭未干的毛孩子用“多快好省”的大跃进手法编写出来的、必将遭遇千古骂名的“国家中医统一教材”不知道高明多少万倍,难道还用得着去“新编中医教材”吗?


学习这些,还只是“术医”的要求。要学“道医”,还得学习道家的文化和思想,以及练习道家的武术。再加上博通百家,书读万卷,阅人无数,才有可能一窥“道医”的境界。


这样的中医,学起来难吗?其实不难。有真老师带的话,半年左右就可入门,四五年的积累,就可以当上医术很不错的“术医”,对很多常见病就可以“应手而除”了。至于“道医”,就看本人的造化了。有可能一辈子都当不成,永远在“术”里面打转;也有可能十年就小成,二十年大成。谁知道呢?


不过,上面这些含金量很高的中医基本经典,在中国的中医学院里面,居然是“选修课”!由于中国的基础教育太先进了,领先世界水平,导致学生们连自己国家的文字都看不懂,中医学院的学生普遍看不懂古医书,把阅读医学经典视为畏途。中医四大经典,要由老师一点一滴翻译成现代汉语慢慢教,还是选修课或者“高级研修课”。


中医学院里面,仅仅一本《伤寒论》,居然就可以开一个“《伤寒论》硕士生班”,读完了硕士,还可以继续上“《伤寒论》博士生班”。比如写《思考中医》的刘力红,就是在上这样的中医“硕士”和“博士”,在“体制内”苦苦打拼自己的职称和文凭呢。


天呐,按这种进度,要读完中医经典,那不就要获得十个八个的博士学位了?等学完的时候,也该退休了吧?这就是今日中国的“正规中医学院的中医教育”吗?在这个国家中医教育体制里面,如果居然能够出现一个会治病的“术医”,他都必须是另类和绝版品种,而且必须抵抗种种的阻力而自学成才。道医?——就别想了!